您好!欢迎来到辽宁医疗器械网!

登录 | 注册 ]

商务中心  |  

我的账户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3791万,一医务人员创下受贿新记录

3791万,一医务人员创下受贿新记录

  有14人浏览   日期:2021-04-12

文章摘要: 来源:健康大河南近日,广元市中心医院药学部药剂师许某和静脉用药配置中心主任某某被提起公诉,四川省旺苍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

来源:健康大河南

近日,广元市中心医院药学部药剂师许某和静脉用药配置中心主任某某被提起公诉,四川省旺苍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

这二人于2020年9月9日一起被立案审查调查,纪委对二人的定性分别是“严重违纪违法”和“严重违法”。

据相关法律资料显示,十余年来,许某和任某某在广元市中心医院形成牢固的“上线与下线”的关系,接待了一个个提着人民币走进医院的医药代表,一边帮他们推广宣传药品,一边疯狂收钱。

药剂师许某从2004年开始至少帮助过三名医药代表销售药品,累计收受回扣3791.55万元。收了钱之后,许丰还负责向医生支付开药回扣,共付了598.69万元回扣;同时还给医生支付统方费、跑腿费等,共计250.36万元。

此前,浙江丽水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雷李培收受674万元回扣一事,曾惊动中纪委。

许某今年53岁,在广元市中心医院工作了29年。 任某某则是药剂科领导。作为领导的文阳,竟然甘心情愿为下属许丰充当“下线”。

2012年,任某某作为许某的下线,收受医药代表许某479.85万元回扣,其中大部分发给了开药医生,自己实际获利64.65万元。

另一边,许某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并不像任某某那样收统方回扣,而是有自己收钱的“借口”:为代理药品做临床。

药品临床试验是每家制药企业都需要进行的工作,在具体进行临床试验的各家医院,药企一般会有人专门负责对接,也会给参与医生支付少量的入组费等“辛苦费”。

但到了许丰这里,“做临床”成了大肆收受回扣的理由。事实上医院所用的绝大部分药品不涉及临床试验,医药代表只是以此为由,堂而皇之地向许丰行贿。

药剂科作为药品入院的源头,腐败风险也是**高的。一般而言,医药代表会直接向开药医生提供回扣、向药剂科工作人员支付统方费。像许丰这样充当“药品总包商”,自己替医药代表向医生行贿的,实属少见。

广元市中心医院纪委称,医院已经根据相关规定对二人进行处理,“该怎么办就会怎么办”。目前二人已被提起公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微信

关注云启商途官方微信账号:“yunqishangtu”,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按分类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