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辽宁医疗器械网!

登录 | 注册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ECMO”紧急大驰援——一切为了重症患者的救治

“ECMO”紧急大驰援——一切为了重症患者的救治

  有288人浏览   日期:2020-03-24

文章摘要: 医药网3月19日讯 ECMO(体外膜肺氧合),对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早一分钟用上,就可能挽救一个生命。......

医药网3月19日讯 ECMO(体外膜肺氧合),对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早一分钟用上,就可能挽救一个生命。
 
  跨境接力——历时不到17小时,16台ECMO从德国法兰克福经北京运抵武汉,两架飞机接力飞行,行程近万公里。
 
  特事特办——近80台ECMO集中到重中之重的武汉,从中央到地方,医院、民航、央企联手协作,一路畅行无阻,为危重病人抢救赢得宝贵时间。
 
  不惜代价,竭尽所能,一切为了重症患者的救治。
 
   “以分钟为单位迅速行动”
 
  北京时间2月27日凌晨4时5分,中央指导组部署紧急采购的16台ECMO搭乘国航CA1042航班,从德国法兰克福起飞,12时41分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并在北京清关。下午5时32分,邮政航空CF9121航班装载16台ECMO从北京首都机场起飞,当晚8时25分飞抵武汉,直接送往中央指导组救治组的设备统一接收平台武汉同济医院。
 
  这样的中国速度,让德国ECMO生产厂家费森尤斯十分感叹。按照2月21日签订的合同约定,最快也要15天到货。
 
  ECMO,被称为ICU的“终极武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教授张敏说:“我们陆续收治了1000余位病人,其中近500位是重症患者,太需要ECMO了。”
 
   “以分钟为单位迅速行动,各项操作环节方案按分钟倒推,确保前方急需医疗设备以最快速度、无缝衔接运达武汉。”中央指导组物资保障组成员、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局长刘明说。
 
  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协调,民航各单位尽快制定方案,民航华北、中南地区管理局、国航、邮航等部门组建微信群,30多位相关单位负责人在微信群里献计献策,每分钟都有新信息弹出。
 
  26日,16台ECMO计划在德国包装出库,原计划从法兰克福经上海到武汉,但最早只有28日20时40分的航班。经查询,国航CA1042航班从法兰克福飞北京,至少可以提前10个小时,但当时设备还在距离法兰克福7个小时车程的仓库里。
 
   “当时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迅速协调德国公司发货,一定要赶上这班飞机。同时,民航局运输司的同志协调飞机货仓。飞抵北京后,海关部门简化报关手续。民航华北管理局、中南管理局为邮航飞机制定空域航线,优化物资交运方案、半个小时实现装机,从北京飞武汉又提前1小时。”刘明说,所有的人都是全力以赴。
 
   “不惜代价抢救危重患者”
 
  有人形象地比喻,当病人一只脚踏入鬼门关时,上有创呼吸机;当病人两只脚都踏入鬼门关时,上ECMO。
 
  中央指导组救治组成员、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张宗久介绍,1月下旬,武汉金银潭医院、同济医院中法院区对危重症病例分析评估发现,如果患者缺氧时间长,上了呼吸机仍然达不到血氧饱和度,就会因脏器衰竭死亡。ECMO可以对重症心肺功能衰竭患者进行长时间心肺支持,为抢救赢得宝贵时间。
 
  在中央指导组听取救治工作意见时,有专家反映救治设备不到位,影响救治工作。面对异常严峻的疫情,救命如救火,为了进一步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需要有更多的ECMO支援湖北、支援武汉。
 
  目前我国尚无生产ECMO的厂家,国内拥有的400余台ECMO均从国外进口,而在全球范围内,生产ECMO的主要厂家也仅有5家。全球现有的ECMO只有1200台,我国就有400余台。
 
  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中央要求,不惜代价抢救危重患者,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要让患者用上最好的设备。
 
   “短时间内快速调集设备,任务非常艰巨、难度很大,必须千方百计、不惜代价。”中央指导组物资保障组成员、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副司长孙志诚介绍,ECMO通常都是根据订单生产,厂家基本上没什么库存,采购周期比较长,因此完全依靠国际采购在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满足救治需求。
 
  根据这种情况,中央指导组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立即进行国际采购,另一方面迅速组织从国内医院征调设备。
 
  特事特办只因生命至上
 
  2月11日下午3时,一场特殊的采购招标电话会正在进行。
 
  国内无法生产、市场存货稀缺,只能走订货采购。在国家卫健委、工信部组织下,11位专家临时组成了专家评审组。他们中有ECMO使用的呼吸科、心外科、体外循环方面的专家,也有医疗机构设备采购方面的专家,不仅有湖北、武汉当地的专家,也有外地驰援武汉的专家。
 
   “请各个单位报价。”仅仅2分钟,迈柯唯、美敦力、索林、费森尤斯四家公司给出报价文件,进入专家评审环节。“我先发言,我的病人还在等着我。”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教授周晨亮抢先说。
 
  周晨亮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挤出时间参加评审,“只因ECMO实在太重要了”。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疫情防控医疗物资采购负责人高新谱介绍,对于供货及时性,一线医护人员可操作程度,配套设备耗材保障,专家们都要经过慎重论证。只要是前线急需的,再困难也要采购到。令人感动的是,各个厂商都做出了价格让步,报价比平时还要低。
 
   “我们从全球厂家一台一台找货源,协调多方面做出最紧急的国际采购计划。”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牵头单位、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司长罗俊杰说。
 
   “德国费森尤斯公司在中国没有上市,不能直接销售给医院,只能卖给国内的企业,由企业捐赠给医院。”刘明说,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以及多家央企纷纷响应。最终,在工信部倡议下,保利集团毫不犹豫,迅速制定行动方案,了解设备进口细节,指派专人对接并向国药集团出具设备进口委托函。
 
   “抢救危重患者急需ECMO,这次采购非常及时。”驰援武汉的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呼吸科教授詹庆元说。
 
   “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全国400余台ECMO分布在近300家医院里,考虑到各地医院都有救治重症的需要,中央指导组物资保障组明确了征调原则:只有一台ECMO的医院,不再征调;有多台ECMO的医院,在确保本部心血管、呼吸等危重症患者救治需要的前提下,可以征调。
 
  孙志诚介绍,2月23日夜里,中央指导组向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发出第一批设备征集指令,向中央本级医院征调ECMO。2月24日早上,就从中央本级医院中征集了10台,完成第一批ECMO调集任务仅用了32个小时。
 
  接到征集通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负责设备管理的曹杨内心有一丝纠结:疫情当前,医院面临着接诊危重症病人,仅有的两台ECMO,其中一台状况更好,送哪台呢?曹杨给尚在武汉火线支援的医院重症ICU主任张丽娜发短信征求意见。“危重症病人特别需要这个设备,一定要支援最好的那台。”张丽娜毫不犹豫地回复。曹杨和同事们连夜打包,把本院最好的一台ECMO送往武汉。
 
   “得到这个任务很光荣。”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外科主任闫炀接到院党委电话,紧急调拨ECMO支援武汉。经过研究,院里不仅挑出情况最好的一台ECMO,还从全部的37套耗材中拿出30套支援武汉,同时预备两名医生跟着机器进行指导。闫炀和同事们赶在两个小时内检查好机器,准备好设备和耗材,随时听候调拨。
 
  2月26日,中央指导组发出第二批征集指令。孙志诚说,考虑到派出援湖北医疗队时,多数中央本级医院已经从本部带来了一部分包括ECMO在内的重要医疗设备,因此第二批征调主要是面向各省的地方医院。
 
   “国家有难,我们必须要顶上。”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ICU科主任刘小军说。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派出医疗队之后,一下拿出5台刚刚采购、尚未投入使用的全新设备,火速打包送往武汉,成为两批征调行动中支援ECMO数量最多的一家医院。
 
   “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孙志诚说,经过近期的紧急采购和国内征调,再加上各地援湖北医疗队带来的设备,目前湖北省已经集中了100多台ECMO,大约占全国ECMO保有量的四分之一,其中约80台都集中在重中之重的武汉。
 
  这是中国为战胜疫情付出的特殊努力。ECMO的国际采购、国内调拨,有赖于各部门、央企、金融机构的通力合作,这也是各类紧缺疫情防控物资供应过程的生动体现。
 
  团结、协同、高效,彰显中国效率、中国速度、中国精神。
 
  随着采购、征调以及援湖北医疗队自带的近80台ECMO陆续投入使用,武汉市危重症患者病亡率出现明显下降趋势。“武汉市使用ECMO的总体救治成功率达到60%,其中几家重点医院的救治成功率高达80%,堪称医学奇迹。”张宗久说。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微信

关注云启商途官方微信账号:“yunqishangtu”,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按分类浏览